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,请推荐给你的朋友,擼叼叼最新地址发布站『www.btsax.com』请大家收藏好,以免丢失本站!
搜索:

武侠古典-【魔王与冒险者】19:我们是二人一体的圣骑士!



兰德死亡六天后
魔生树附近
  「你们不要被她给骗了!我刚才全部都听见了,她可是混进教会的魔族奸细
啊!」原本被沃伦囚禁起来的女神官梅露珐不知何时挣脱了束缚,从魔生树背后
跑了出来,试图警告众人。
  「我曾经说过,我的剑是为了守护大家的笑容而挥舞的,并非出于愤怒,亦
非用于复仇。但是现在……现在我不太确信了。」夏洛特并未理会梅露珐的指控,
而是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的魔力侵蚀成绀紫色的轰炎魔剑,嘴角仿佛勾起了一抹
邪恶的弧度:「顺便说一句,这也不是我的剑!」
  语毕,他便举起魔剑,指向了魔神布拉瑞姆。
  望着面前仿佛变了一个人般的夏洛特,众人的选择是——
① 相信梅露珐
② 相信夏洛特
  选择②的情形:「夏洛特小姐才不是什么奸细!」倒地不起的克丽丝第一个
出言反驳:「我已经数不清她帮助了我们多少次了,她怎么可能会是叛徒呢?」
  「凡是魔族,都会追求力量,追求混沌!」布拉瑞姆对克丽丝的话语嗤之以
鼻:「变成最低最恶的魔族就是她的宿命!」
  「才——不——是——呢——」剑舞者塞西莉亚用精灵之剑——「玛尼卡缇」
支撑起自己那具伤痕累累的躯体,用尽残留的力气大声喊道:「夏洛特酱她之所
以选择战斗,是抱着『要是没有人再需要去战斗就好了』这样的想法的!」
  「没错!」女战士卡拉也拄着她的战斧——「群狼之灾」站了起来:「弥赛
拉小姐曾经说过,夏洛特她是为了不再有人伤心流泪而去战斗的。我对此一直深
信不疑!」
  「在我与夏洛特小姐相处的短暂时光中,我发现她怀抱着一颗正直的心。」
异国的女道士雪涟也在好友静流的搀扶下站起身:「我相信,她一定可以控制住
自己体内的魔性之血的!」
  「压制她的本能?这种事情可能吗——」
  「不可能吗?」不等布拉瑞姆说完,巫女静流便打断了他:「那么温柔的姐
姐大人,一定不会被魔族夺走心智,沦为人心鬼的!」
  「那么你呢?」见无法挑拨夏洛特与冒险者们之间的关系,布拉瑞姆再次将
矛头指向了对方:「你不会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会有哪个地方接纳你这个非人非
魔的存在吧?」
  「无论哪个地方都不是我的归宿的话——」夏洛特手握着轰炎魔剑,一步步
向布拉瑞姆缓缓逼近:「换言之,任何地方都可以成为我的归宿!」
  「你的意思是——要和我一起用武力征服这个世界吗?」布拉瑞姆用赞许的
目光点了点头。
  「才不是!我的归宿就由我亲手来打扫干净,这个世界不需要像你这种邪恶
的家伙!」
  「什么——」布拉瑞姆先是满脸错愕的表情,接着恼羞成怒道:「既然如此,
你就抱着你的空想溺死吧!」
  布拉瑞姆右手握拳,朝着夏洛特那纤细的身躯狠狠地打了过去。在他的眼中,
一个刚刚觉醒了的魔族,而且还只是个半魔,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。
  然而,夏洛特的身体却是不闪不避,甚至嘴角还露出一丝嘲讽。看见这个表
情,魔神心中暗道一声不妙,但他的动作已经停不下来了。
  很快,他的拳头便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夏洛特的胸膛,甚至进而贯穿了他的身
体。但是,那一拳并没有击中实体的触感。
  「幻影吗……」布拉瑞姆本能地后撤一步,发现那个被他打中的「夏洛特」
依旧站在原地,只是身形变得有些模糊了:「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?」
  「从何时开始吗?」夏洛特那冷酷的声音从布拉瑞姆的背后传来:「这问题
真可笑,你应该是知道的吧!我的心灵法术的能力是完全的催眠,任何时候都能
彻底地支配五感,任何时候都可以令人产生错觉。」
  「废话少说!你这家伙,我在问你到底是什么时候使用的心灵法术?」布拉
瑞姆转身看向夏洛特,有些焦躁地跺了跺脚。
  「不妨让我来问你吧!」夏洛特身上的魔力陡然增长,顿时令布拉瑞姆惊出
了一身冷汗:「你什么时候产生了我没有使用心灵法术的错觉?」
  「你这家伙,到底是什么人?」发觉了夏洛特身上那异常的魔力,布拉瑞姆
开始慌了。
  「果然我还是……一个路过的圣骑士啊!」夏洛特的回答一如往日:「给我
记好了!」
  「可恶,我要先把你的伙伴们全部杀光,让你永远只能活在痛苦的回忆里!」
气急败坏的布拉瑞姆果断地转过身,向已经没有余力的女冒险者们扑了过去。
  就在这时,一直在后方保存着战斗力的佣兵威尔站了出来,将一只盛满了湛
蓝色液体的玻璃瓶向魔神的身上砸去:「从现在开始,就是我的舞台了!」
  「啊——眼睛,我的眼睛看不见了——」随着玻璃瓶在布拉瑞姆身上破碎,
其中的液体将魔神从头到脚都淋湿了。对魔族有着巨大的杀伤力的圣水,在沾到
布拉瑞姆的眼睛之后,产生了卓越的效果。最强的魔神用双手不断地在自己身上
撕扯,痛苦地在地上打滚。
  「你身上怎么会有教会的圣水?」精灵奥术师克莱迪雅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
种液体。
  「是那位圣骑士小姐昨天交给我的,她嘱咐我这是最后的王牌,要在合适的
时机使用。」威尔解释完毕,立刻向夏洛特高声喊道:「就是现在,那家伙身上
已经破绽百出了!」
  「是我看错了吗?」克莱迪雅的神情有些恍惚:「即使有魔族血统,他也能
够不被黑暗吞噬。」
  「哭泣吧,该是你声名扫地的时候了——」夏洛特的双手紧紧握住轰炎魔剑
的剑柄,将剑尖拖在地上。不止是将自身的魔力灌注进剑身,就连空气中的魔力
也再一次受到了轰炎魔剑的蚕食鲸吞。
  「彻底蹂躏吧,轰炎魔剑!极光倒转,吞噬光芒吧——」大量的魔力粒子附
着在轰炎魔剑的剑身之上,被转化成了仿佛就连光芒也能吞噬的漆黑。不再对自
身的魔力加以抑制,夏洛特第一次全力全开地挥舞起手中的剑,做出一记上挑:
「Excalibur Morgan(誓约胜利之剑)!」
  漆黑的粒子随着轰炎魔剑的挥舞,汇聚成一条长长的光带,径直命中并击穿
了布拉瑞姆的身体,他甚至来不及反应便倒下了。
  「求求你,不要杀我……」倒在地上看着气势汹汹地提剑走来的夏洛特,布
拉瑞姆第一次在心中产生了恐惧。他一边挣扎着向后爬,一边不住地开口求饶:
「我在魔界拥有的财宝和美女,全部都献给你!」
  「如果我杀了你,你的那些收藏品自然就归我所有。」夏洛特的脸上露出了
带有几分嘲弄的愉悦笑容:「岂有用我的东西来贿赂我的道理!」
  「我会发誓向您效忠,从此会听话得像条狗一样!」布拉瑞姆闻言,脸色变
得煞白。他立刻摆出了土下座的姿势,祈求对方能饶过自己。
  夏洛特无言地将轰炎魔剑插在地上,向面前的布拉瑞姆伸出左手,似乎是打
算将他从地上扶起。
  布拉瑞姆见状,明显地松了一口气。可是,他刚刚握住夏洛特那只戴着黑色
丝织手套的纤手,便感到胸前一阵剧痛。他缓缓地低下头,发现对方的右手已经
刺进了自己的胸膛:「为,为什么……」
  「真遗憾,你的身上没什么我想要的,除了——」背对着众人的夏洛特舔了
舔嘴角,将那副残忍的表情只展露在布拉瑞姆一个人面前:「你的命!」
  语毕,他便一把抽回右手,同时将布拉瑞姆的那颗蛮神心脏掏了出来。
  「RUA ——」失去了心脏,无敌的魔神布拉瑞姆惨叫一声便倒下了,而由其
召唤而来的那团遮天蔽日的乌云也瞬间烟消云散。
  久违的阳光从树缝之间落下,冒险者们顿时感觉这场噩梦终于结束了。然而,
正当他们纷纷准备长舒一口气的时候,刚好目睹了夏洛特手捧着蛮神心脏,将自
己那张沾满了血迹的脸庞转回来的那一幕,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惧。与此同时,一
股无名的蓝色火焰从布拉瑞姆的尸身上燃起,将最强魔神的躯体化为了一滩沙粒。
  看着自己的伙伴们因为害怕而颤抖着的身体,夏洛特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关系
在自己的身份暴露之后,恐怕已经不能再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:「你们不用强迫
自己接近我,这次任务结束之后,恐怕我们就不会再见面了……」
  「你这是什么意思?是因为你在我们面前暴露了身份的缘故吗?」塞西莉亚
马上就领会到了夏洛特的言外之意。
  「我想,现在的我已经不能返回骑士团了……」见大家露出了失落的表情,
夏洛特赶忙摆了摆手:「这本来就不是你们的错!再说了,即使离开了骑士团,
我也可以继续战斗下去的!」
  「你又要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了吗?」塞西莉亚有些怅然若失。
  「祝贺您,伟大的魔王夏洛特!」就在这时,之前一直躲藏在布拉瑞姆身后
的黑魔法师沃伦突然跳了出来,用谄媚的语气说道:「请允许我成为您的仆从,
从此为您鞍前马后。」
  「哦?你看起来完全没有在为自己的搭档伤心嘛!他尸骨未寒,你就打算改
换门庭了?」虽然对于自己和学姐的对话被打断一事感到恼火,夏洛特还是很好
地隐藏起自己的情绪,面无表情地反问道:「而且,你怎么确定我会成为魔王?」
  「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,您是如此强大,又是如此美丽,我当然会情不自禁
地想要追随您了!」沃伦脸上满是痴迷的表情:「您苦心孤诣潜入教会内部,想
来必有一番惊天计划。」
  「你的意思,我已经大体上明白了,我不讨厌『聪明』的人。」夏洛特沉吟
片刻,忽然换了个话题:「我听说,你一直在探求禁断的知识,尤其是和魔生树
相关的那些?」
  「正是如此,不知——」见夏洛特似乎有意要传授魔族的智慧,沃伦顿时喜
上眉梢。
  「你应该知道吧,要想魔生树开花结果,就要献祭一名魔法师,祭品的资质
越高越好。」
  「没错!」沃伦用眼神向夏洛特示意在场的几名女冒险者:「刚好,这里有
好几名适格者。」
  「夏洛特,你难道真的背叛了吗?」发现夏洛特似乎对魔生树产生了异常的
兴趣,精灵奥术师克莱迪雅马上厉声大喝。
  「既然如此,不妨就请你在前排坐看魔生树开花的时刻吧!」夏洛特一边和
沃伦搭话,一边偷偷地向女精灵眨了眨眼。
  「那么,该选哪一个女孩来当祭品呢?」得意洋洋的沃伦狐假虎威地从一旁
越过夏洛特,用贪婪的目光扫视着在场的女性,全然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来临。
  「沃伦,你听得到的话,就诅咒自己的不幸吧!」夏洛特在沃伦放松警惕的
一瞬间说出了冷酷的话语。
  「什么——不幸?」沃伦一时间竟来不及领会对方话里的含义。
  「是啊,不幸!」夏洛特冷笑一声:「你也许会是个好部下,要怪就怪你伤
害了我的女人吧!」
  话音刚落,魔生树的树干便自行张开,伸出无数触手般的藤蔓,迅速地缠绕
住沃伦的四肢,将黑魔法师一点点地拖向了魔生树内部。
  「夏洛特,你算计我!夏洛特——」沃伦怨恨地盯着夏洛特,却无法挣脱束
缚,最终还是消失在了魔生树内部。
  「你真的打算让魔生树开花吗?」克莱迪雅虽然并不在乎沃伦的死活,但在
魔生树的问题上还是对夏洛特有所怀疑。
  「魔生树拥有的生命力太过顽强,寻常手段根本无法摧毁它。但是,当它开
花结果的时候,就是它最虚弱也最有可能被破坏的时机。」夏洛特似乎又恢复了
原本大义凛然的神情:「一定要铲除魔生树!失去了魔生树,魔性森林的魔物将
不再疯狂与不可阻挡。」
  「好吧,我会盯着你和魔生树的!」虽然没有完全接受,高等精灵小姐还是
决定暂时静观其变。
  「那个叫做沃伦的黑魔法师会怎么样?」女伯爵克丽丝看着魔生树,用有些
同情的口吻问道。
  「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?」夏洛特反问一句:「当初你们落入他的魔掌的时
候,可是受到了百般凌辱啊!此事,揭过否?」
  「……」克丽丝张了张口,却怎么也无法反驳。
  夏洛特又打了个响指,他的背后一下子浮现出十余个冒险者打扮的女幽灵。
  「你是——」塞西莉亚神色大变,她在其中发现了一名在上一次对魔性森林
的探索中丧命于食袋花之口的部下。
  「想必你们也猜到了,她们都是因为中了沃伦设下的恶毒的圈套而葬身于此
的女性。因为有着强烈的复仇执念,她们一直以死灵的形态徘徊于此。看看她们
脸上那些痛苦的表情,你还想饶过他,让更多的女孩遇害吗?」夏洛特的话语彻
底粉碎了克丽丝心中的那份天真。
  「够了,我知道了,随便你怎么做吧!」虽然心中还是觉得夏洛特的做法有
些残忍,克丽丝最终选择了接受,只是移开视线,尽量不再看向魔生树。
  「好了,在魔生树开花之前,我要先把这次的任务解决了才行。」夏洛特将
目光转向女神官梅露珐,却发现她从魔生树背后推出了一名被五花大绑的男性。
  「芬恩!」一看见那头标志性的金色长发,雪涟与静流便同时咬牙切齿地念
出了他的名字。
  「啊哈哈——」芬恩尴尬地笑了一声,试图蒙混过关:「今晚月色真美啊!」
  「老兄,现在可是白天哦!」一颗骷髅头突然从梅露珐衣领的开口处露出的
那道深邃的乳沟中钻了出来,对他进行毫不留情的吐槽。
  「原来你就是芬恩啊,真是久仰了!」夏洛特带着「和善」的笑容,一步步
向他逼近。
  「你好啊,美丽的姬骑士……」芬恩一看见夏洛特那张美丽的面孔便下意识
地想要说出自己一贯的花言巧语,但他很快就从气氛中读出了危机。游吟诗人下
一秒立刻试图逃离夏洛特,但被捆住的身体却根本有心无力,只能惊恐地看着对
方一步步靠近:「你不要过来啊!」
  「夏洛特酱虽然不是公主,但作为菲尼克斯公爵的『女儿』,勉强也能算是
『姬骑士』吧!」知晓夏洛特出身的塞西莉亚这时忍不住开了个玩笑。
  「卡伦、艾米莉还有卡蒂娜小姐要我替她们向你问好哦!」夏洛特并没有理
会学姐的调笑,而是继续走近芬恩:「你心里应该清楚,这种事不是那么简单就
能算了的!」
  「非常抱歉!」芬恩趴在地上,不住地磕头:「我什么都愿意做,求求你饶
了我吧!」
  「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鬼。」夏洛特脸上的笑意更甚:「你刚才说了什么都
愿意干,对吗?」
  「当然,原地转三圈,然后再学三回狗叫也可以!」
  「我听某个认识的制作人说过,好像偶像这职业还挺赚钱的?」夏洛特单手
托腮,思虑片刻,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就在此时,刚好抵达垃圾镇郊外,一
副事业有成的商人模样的查理冷不防打了个喷嚏。
  「嗯,好像是挺赚钱的。」芬恩不明所以地接了一句。
  「正好你个头也小,」芬恩仿佛看见夏洛特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险的表情:
「去当偶像吧!」
  「哈?」不止是芬恩,就连在场的其他人也一副OvO 的模样。
  「这是可以让魔物变成女性的炼金道具,你现在就吃下这个,变成女孩子,
然后去当偶像吧!」夏洛特笑眯眯地从口袋里取出一份从泽波斯的工房里收集的
砂之星样本:「这种事情很容易理解吧?」
  「噫——」芬恩的脸色变得煞白。
  「我可没有强迫你哦,你还有其他的选择,比如和沃伦一起去喂魔生树怎么
样?」夏洛特继续笑嘻嘻地说道:「撒,细数你的罪恶吧!」
  「你是恶鬼吗?」梅露珐怀中的骷髅头德尼姆情不自禁地小声吐槽。
  「我可是魔族哦!」夏洛特回过头,用「和善」的笑容看向对方,把德尼姆
吓得马上缩回了梅露珐的乳沟之中。之后,他又对芬恩说道:「现在,我给你五
秒钟做选择,选不出来就去喂魔生树吧! 1,2 ,3 ……」
  「好快!」死亡的恐惧一下子就战胜了芬恩心中的男性自尊,他跪倒在夏洛
特的裙下,紧紧抱住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,声泪俱下道:「偶像,我会
去当偶像的!」
  「乖乖站好!」夏洛特笑眯眯地把他一脚踢开,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
砂之星塞进了芬恩的嘴巴。
  「呜呜——」被迫吞下砂之星的芬恩一下子便失去了意识,昏迷之中的他口
中不停地喃喃自语:「deep dark fantasy ……」
  游吟诗人的身上亮起了五颜六色的光芒,彻底遮住了他的身体,过了许久才
缓缓消散。这时,众人发现了他身上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:芬恩的身形变得更
加纤细,皮肤变得更加光滑,脸部线条变得更加柔和,而且,即使是身上那件厚
实的外套也掩盖不住胸前的隆起。毫无疑问,原本就是个美男子的他此刻彻底变
成了一名金发碧眼、童颜巨乳的美少女。
  「我这是怎么了……」刚刚苏醒的芬恩还没搞清楚情况,但在听见自己的嗓
音的瞬间便意识到自己的声线变成了柔软的少女音。她慌忙起身检查自己的身体,
随后露出了悲伤的神情:「下,下面不见了……」
  正当芬恩在为了自己失去了作案工具而悲伤的时候,夏洛特取出一个金属项
圈,牢牢地套在了她的脖子上:「这是用来抓捕魔女的反魔法金属项圈,从今往
后,你就永远别想施展魔法啦!」
  「开什么玩笑!」芬恩下意识地想使用黑魔法进行反抗,结果,感应到魔力
波动的项圈立刻放出了一股电流。不止是魔法被反魔法金属屏蔽了,她的身体还
因为触发了项圈上的机关而遭到电击:「咕呜——」
  「不抵抗就不会受苦,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?」夏洛特凑到芬恩面前威胁道:
「凡是魔女,便休息逃脱我的追捕哦!」
  「你,你要把我怎么样?」惊恐中的芬恩像小动物一般缩成一团。
  「我不是说了吗?要你去当偶像哦!只不过,你的制作人会是艾米莉她们几
个!」
  「不要啊——」
  ……
  处置完芬恩之后,夏洛特转身看向了一旁的战神殿女神官梅露珐,微微行了
一礼:「我是来自教宗国的圣骑士夏洛特,此次是奉命前来营救你的。」
  「我可不知道教会内部居然会出魔族的卧底,而且还让她当上了圣骑士!」
显然,梅露珐此刻并不信任夏洛特。接着,她又对冒险者们说道:「还有你们,
为什么你们在发现她的真实身份之后,没有立刻杀死这只怪物!」
  「她才不是什么怪物,她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圣骑士!」比起眼前这个随身带
着一颗诡异的骷髅头的女神官,克丽丝更愿意相信夏洛特。
  「你眼睛瞎了吗,西方同盟的大小姐?」梅露珐一边用双手比划着,一边强
调道:「她可不是人类,而是怪物,一头拥有魔族血统的怪物!人类是人类,怪
物是怪物,二者永远不能混为一谈!」
  「我为教会出生入死,流血牺牲,你怎么可以这样指责我!」夏洛特强迫自
己压抑住心中的怒火。
  「你活脱脱就是我们人类最痛恨的事物,是魔族与黑魔法危害这个世界的产
物!」梅露珐伸手指向魔性森林:「看看四周,看看这片被魔族变得满目疮痍的
土地!成千……或者上万的人类死去,只因我们人类无法阻止魔族的暴行!它们
只会高呼黑魔法的『新境界』和『突破极限』,却全然不知黑魔法本身也会反噬。
你们难道看不见历史即将重演吗?她的存在本身就像是一颗魔族的定时魔法炸弹,
随时会吞噬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命!」
  「夏洛特想要的是拯救人类,而不是消灭我们!」塞西莉亚心平气和地说出
了这个事实。
  「真是一群不听劝告的笨蛋!」梅露珐气极反笑:「你怎么可以轻易地相信
魔族的片面之词,还认为她真的是在伸张正义?魔族没有人心,它们的价值观和
我们完全不一样!她的善恶观不是发自内心,而是强迫自己表演出来的。因为只
有这样做,她才能顺利地融入人类社会。」
  「没错,我的确曾经为自己的出身而感到困扰,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周围的
善意……」忽然,夏洛特好像回想起了什么一般猛然抬头:「但是,当我看见我
的战友牺牲时,我会感到悲痛;当我消灭了教会的敌人时,我会感到自豪;当我
听见她们刚才那些肯定我的话语时,我感受到了希望……你能黎姐我吗?我自认
为是人类!从我加入骑士团那天起,我从未辜负过教宗大人的信任,也永远不会
背叛她!」
  「太迟了!菲尼克斯家族就是因为太愚蠢,才让你这个怪物得以降生。够了,
我不想再和你们争辩。如果你们不能黎姐,那么就由我亲手来处决她!」见无法
说服众人,梅露珐决定自己动手:「夏洛特,教会的古律严禁我们与魔族为伍,
但你还是这么做了,而且——明目张胆!」
  「我所有的过失,梅露珐,就是彰显正义!而你,只会死抱着教条不放!」
  「住口!」梅露珐取出了自己的法杖,指向夏洛特:「现在,你必须为此负
罪受罚!」
  「你不能审判我,我就是正义的化身!」夏洛特迅速地后退一步,拉开二人
之间的距离,:「我们应当做的,不是用种族来区分善恶,我们更应善待那些无
辜的人!」
  「逆天大罪!」女神官气急败坏地开始吟唱咒语,而且看起来完全没有顾及
周围还有其他人的样子。
  「看来你需要冷静一下!」虽然对于自己无法说服对方并不意外,但梅露珐
打算用波及他人的方式进行战斗的行为还是刺激到了夏洛特。之前一味进行忍让
的他终于忍无可忍,迅速地施展法术将女神官拖入了自己的固有结界……
几分钟后
夏洛特的固有结界内
  「哟,我们已经到了哦,快点醒醒吧!」看着因为被强行拽进里世界而失去
意识的女神官,夏洛特露出了带有一丝残忍的笑意。
  「呜……」梅露珐有些慵懒地伸了个懒腰,这才缓缓张开眼睛。第一时间映
入眼帘的,是夏洛特那张俯视着自己的笑脸。她环顾四周,发现身处陌生的环境,
马上警惕地问道:「你打算干什么?还有,这里究竟是哪里?」
  「你其实早就察觉到了吧!把你转移到这个没有其他人打扰的世界,当然是
要干一些好事啦!」
  「难不成——」看着夏洛特那副仿佛要将自己彻底吃干抹净的眼神,梅露珐
立即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,同时试图向后退去。
  发现夏洛特只是犹有余裕地站在原地,仿佛在欣赏自己试图逃跑的举动,梅
露珐心中更加不安:「你刚才明明已经在和魔神的战斗中进行了剧烈的消耗,为
什么还有力量做出这种把人转移走的匪夷所思的事情?」
  「因为夏洛特(我)本来就是第一次变身,还无法彻底掌握我的力量。把你
带来这里,就已经把他(我)身上的魔力几乎都榨干了。」眼前的夏洛特自嘲地
摇了摇头:「没办法,我只能替夏洛特(我)从你的身上进行补给了。」
  「这是怎么回事?你不是夏洛特?」梅露珐眉头一皱,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。
  「用夏洛特(我)的话来讲,『我们是二人一体的圣骑士』。」「夏洛特」
不愿再多做解释:「接下来,只要从你身上汲取女神赐予你的神力就好了。」
  「……!」看着忽然从四面八方拔地而起的大量触手,梅露珐心中泛起了一
丝悔意:「要是没有与她为敌就好了……」
  「看样子,你还不知道吧!夏洛特(我)可是男性哦!」「夏洛特」咧嘴一
笑:「接下来,我会细细品尝你身体的滋味,你就配合一下吧,哈哈——」
  「骗,骗人的吧!」意识到自己将会遭到怎样可怕的对待,梅露珐试图进行
逃跑:「不,不要……别靠近我!」
  「不好意思,前戏就跳过了,让我们直入主题吧!」「夏洛特」话音刚落,
海量的触手便向着女神官围了上去。触手们形成了一个密闭的小空间,将梅露珐
彻底困在其中。
  「呜呜……居然被触手给关起来了……」
  触手散发出的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,使得梅露珐情不自禁地皱起眉。在她眼
前的,是一片蠢蠢欲动的肉色墙壁。一节节的血管在眼前不断游走着,梅露珐感
觉自己就像是被困在了某个生物的器官内部。虽然自己的身体没有被触手直接束
缚,但在这片狭长的空间内部,梅露珐就连坐下都办不到。随着淫兽般的精臭味
愈发浓烈,女神官逐渐感到了呼吸困难。
  「居然把整个空间都用触手给填满了!可恶……不要靠过来啊!」就在梅露
珐感慨的时候,由肉块形成的墙壁内涌出了更多的触手。它们在缠绕上梅露珐的
四肢的同时,也开始强行从女神官的体内掠夺神力:「糟糕!力,力量被吸走了
……」
  「别那么生气嘛!」即使看不见夏洛特的脸,梅露珐还是能从对方的声音中
体会到那股愉悦:「不把这些家伙喂饱的话,它们是不会放你出来的哦!」
  「夏洛特——唔——」梅露珐刚想咒骂对方,一根粗壮的触手便涌入了她的
嘴巴。与此同时,另一根触手强行钻入她的手掌,强迫她进行爱抚。几秒之后,
一大股粘稠的液体突然从那根触手的尖端激射而出,溅得女神官满身都是:「不
要——好恶心……都弄得身上黏糊糊了……」
  「呵呵——有时间抱怨的话,不如赶紧满足它们哦!」
  「那种事情……怎么可能……等等,不要乱动……呀啊啊——」梅露珐刚想
反驳,缠绕在她的娇躯上的触手的表皮也开始渗出同样的液体。很快,女神官的
上半身便被尽数涂满。那种肌肤被弄脏的厌恶感,让她不由得哭出声来,但这并
非是最令她感到屈辱的。最凄惨的是,她真正明白了夏洛特的言外之意——使用
自己的身体,去取悦那些沾满了粘液的触手,直到整个世界的欲望都被释放……
  在魔性森林被黑魔法师凌辱的那段时光中,梅露珐虽然心中不愿意,但她的
身体还是记住了侍奉男性的手段。这个可怕的事实令女神官黯然神伤:自己的身
体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并且恐怕无论如何也回不去了。
  「居然要我把这种怪物当成侍奉对象……明明不愿意的,身体却自己行动起
来了……」梅露珐的双手各自抓住一根触手,同时嘴中含住的那根触手也没有松
开。就在她在身体本能的带动下进行侍奉的时候,一根触手悄悄地来到她的头顶,
将一股粘稠的精液淋了下来:「呀啊——别浇下来啊!呜呜……好臭……头发,
身体……不要呀……」
  「呵呵,你脸上明明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呢!」
  「哈啊……谁,谁喜欢这种事情啦!咕唔——」明明对夏洛特的话语感到厌
恶,梅露珐却在不知不觉间鼓起干劲努力地侍奉着。她在触手的表面上一强一弱
地进行着刺激,感觉到哪里有痉挛的征兆就着重攻击哪里。
  当她偶尔回过神,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根据触手的反应做出正确的应对的时候,
梅露珐终于对自己产生了厌恶。但是很快,她的理智就会在快感的冲击下化为碎
片,再度沉醉于触手带来的快感之中。
  「哈啊……还不肯射精吗?快点把精液给我……明明已经这么胀了……」终
于,她连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侍奉触手的原因也做不到了。肉块构成的牢笼
逐渐化为了一个蒸笼,催促着汗流浃背的女神官加快侍奉的节奏。她的身体,已
经彻底染上了精液的气味。
  变得更加兴奋的触手们,完全不顾女神官只有两只手的事实。它们一齐挤向
梅露珐的两只纤纤玉手,强迫她优先为自己服务。插不进队伍的触手们,只能一
边在她那洁白的肌肤上摩擦,一边吐出粘液。
  「一次不要来这么多啦!我忙不过来了……呀啊——不要呀——连我的身体
都开始发臭了……这里都是触手的臭味,快点让我呼吸新鲜空气啊……」四面八
方冒出来的触手越来越多,像是在撒娇一样在女神官的身体上扭动着,催促她加
快手上的动作。她的指缝间也沾满了粘液,双手变得更加润滑,却也更难握住触
手。
  「手指要抓不住了……别乱动啊!我还没有弄好……咿呀……」梅露珐的脸
上沾满了白浊,肌肤反射出妖艳的光泽,发丝间也拉出了粘液的丝线。不顾她的
抱怨,触手们一起瞄准她的身体,喷射出更多的汁水。
  「身体变得黏糊糊的,还打算用这肮脏的精液让我染上臭味吗……你到底要
把我羞辱到什么程度才肯放手啊!」终于,梅露珐的话语中有了一丝自暴自弃的
意味。
  就在这时,女神官注意到了卷在自己身上的触手的状态发生了变化,开始剧
烈地膨胀与收缩,握在掌心里的两根触手也忽然变得滚烫。从连接在肉壁上的触
手根部到肉棒形状的前端都在都在像水泵一样脉动着,梅露珐的心中升起了一个
不好的预感:「难道说……咿呀呀——」
  在她刚刚理解了现状的瞬间,触手们便达到了发射的临界点。与刚才的势头
有着天壤之别,无数的肉棒像是高压水枪一样持续不断地朝她的肌肤上喷射出白
浊的液体,看起来就像是不彻底把她染上白色便不会罢手的样子。
  「不要呀——为什么……突然之间……明明之前无论怎么弄,都出不来这么
多的……」
  「哈哈——这说明你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嘛!」夏洛特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
了进来:「让我更加愉悦一点吧!」
  「怎么这样……呜呜,咳咳,噗——」刚想要反驳对方,梅露珐就被浇灌到
脸上的精液给呛住了,不住地咳嗽起来。
  触手的射精,一直持续不断地冲刷女神官的肌肤。在这片密闭的空间里,已
经只剩下精液的气味了。光是进行一次呼吸,就能让梅露珐因此感到一阵头晕目
眩。她的娇躯一点点地被精液所淹没,身体因为强烈的刺激而颤抖。
  「哈啊……总感觉心跳得好快……住手,不要再弄到我身上了……」原本对
此并没有期待的她,此刻却在心底涌现了本该避讳的快感和情欲:「触手肉棒,
不要朝我脸上呀……啊呜,住手,咕噗——」
  一根根触手们你方唱罢我登场,交替着持续将精液注入这个空间。注意到触
手们异常的、近乎永无止境的欲望与活力,梅露珐心中除了惊讶和厌恶之外,还
产生了恐惧:「骗,骗人的吧……还在发射,究竟要射到什么时候……」
  的确,如此大量的精液,实在不可能都是因为梅露珐的侍奉而产生的。她终
于意识到这也是夏洛特用来羞辱自己的一环:「我要振作一点,那个魔族肯定在
计划着什么……必须保持清醒才行……噗呜呜——」
  又是一轮的精液齐射,只是这一次所有的触手都瞄准了梅露珐的脸庞。粘稠
的液体像是蛛网一样缠绕在她的脸上,然后缓缓流淌下来。其中一些甚至还堵塞
了她的鼻孔,然后像是鼻涕一样垂下来,让她露出一副滑稽的模样。精液的气味
从鼻腔里直冲脑海,令她的大脑都眩晕了。光是想到自己浸泡在不知可以令多少
女性怀孕的精液里面,梅露珐不由得感到一阵后怕,却又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
水。
  就在这时,梅露珐感受到脚底的异样,下意识地低头看去:「这次又怎么了
……呀啊——精,精液从下面涌上来了!」
  眼前的景象令梅露珐如坠冰窟:原本由肉壁构成的地板忽然冒出一朵花蕾一
般的突起,白浊的液体以像是要充满整个空间一般的势头被排放出来。水位迅速
地上升,漫过了她那蜷曲着的脚趾、小腿以及大腿,最后淹到了她胸部的位置。
  「哈啊……怎么这样……骗人的吧……」虽然刚才触手肉棒停下了射精,但
这种浸泡在精液浴缸之中的感觉令她更加不适。即便梅露珐扭动自己的身体,粘
稠且浑浊的水面也无法泛起一丝涟漪。浸泡在这温热的液体之中,梅露珐似乎产
生了闻到一股香味的错觉:「求求你,快点把我放出来吧……呜呜,人家不要再
呆在里面了……身上全是臭味,嗅觉都要变得奇怪了……连毛孔里面都充满了精
液,这样下去我会……不要——我不要被触手搞到怀孕啊!」
  忽然,梅露珐感觉到水面之下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。虽然无法透过浑浊的
水面看清楚,但她可以明确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大腿根部不断地磨蹭着。
终于,她意识到那是两根触手,而且正一点点地把握住了正确的位置,缓缓将她
的秘处剥开:「咿呀——住,住手……不能分开那里……精液会流到子宫里面的
——」
  在梅露珐绝望的呐喊中,触手们开心地在粘膜上涂抹着充当润滑液的精子,
蠕动着往深处刺了进去:「触手肉棒咕啾咕啾地插进来,居然会这么舒服……骗
人的吧,我为什么会这么敏感?呼啊——」
  表面上沾满精液的触手粗暴地撑开了梅露珐的子宫口,强硬地将精液直接灌
注进她的子宫,同时一点点侵蚀她残存的理性:「哈啊……咕啾咕啾地射进来了
……射进子宫里面了,这样子根本就没办法抵抗了……身体里面和外面都被染成
白白的了,已经什么都没办法思考了……啊嗯,哈啊——」
  明知道自己只要在这里滑到,就会溺毙在精液之中,可梅露珐还是无法止住
自己双腿的颤抖,逐渐无法保持站立的姿势了。水面之下,更多的触手缠绕了上
来,她的理智、矜持和自制心都在一轮又一轮的洗礼中烟消云散,最后只能遵循
本能发出喜悦的呻吟:「哈啊——精液好棒,触手肉棒好厉害,在子宫里面搅来
搅去的……身体被精液浸泡着,教条什么的已经都无所谓了……热热的、黏糊糊
的精液流进来了,要,要去了——」
  终于,梅露珐达到了绝顶。她的内壁收缩起来,像是要把精液吸上去一样,
不停地把触手迎入子宫的更深处:「精,精液撞击在子宫上面,子宫高潮了!哈
啊……被触手侵犯居然会觉得这么幸福,我已经无药可救了……被精液浸泡着,
脑子里面只想着高潮,已经不想从这里离开了……哈啊——怀孕也已经无所谓了,
更多,在我体内射出更多的精子吧,啊唏……呜呜,哈啊啊——」
  在梅露珐失神的瞬间,几根缠绕在脚踝上的触手将她整个人都拽入了精液的
水池之中。明明已经被精液淹没,但她的脸上却浮现出幸福的表情。因为担心女
神官被溺死,夏洛特贴心地安排了一根触手插进她的嘴巴,将空气输送进她的肺
部。淹没在精液之中的梅露珐,此刻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头发情的雌兽,无论是尊
严还是人格都已经不复存在了……
  不知过了多久,那座由触手构成的牢笼终于消失了。浑身上下都沾满了精液
的气味的梅露珐趴倒在冰冷的地板之上,她身上只有那微弱的起伏代表着她的生
命之火还没有熄灭。「夏洛特」一闻到女神官身上的那股臭味便露出了不悦的神
情:「真是的,只吸收到了一点点力量,根本不够补充之前夏洛特(我)的消耗
啊!果然这个女人还是拜托他(我)来收拾吧!」
  说完,他便合上了双眼。待到夏洛特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,他的瞳孔终于从
猩红色恢复成了原本的褐色……
同一时间
垃圾镇,Nascita咖啡屋门口
  「各位观众朋友,大家好!」一名商人打扮的英俊男子用右手食指推了推鼻
梁上的眼镜说道:「我是555 事务所的制作人查理。」
  「我是他的助手卡洛曼。」另一名护卫模样的金发美男子朝镜头招了招手:
「今天,由我们两个人负责小剧场。」
  「接下来,很快就会轮到我们和这些可爱的女冒险者们接触了,真是令人兴
奋得难以自抑啊!」说道这里,查理忽然话锋一转:「在这里,我们要向大家做
出承诺:之后的剧情里,请大家放心,我们会沉迷于本职工作,绝不会和她们交
往的!」
  「正是如此!我们毕竟只是附赠的配角,请把我们当作配料,专心享用主菜
就好啦!」
  「等等,作者刚刚又追加了一条新指示——同性之间的恋爱也禁止?」查理
惊讶地瞪大了双眼:「说的也是呢……观众老爷们一定也不想看搞基吧!」
  「喂——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必特意强调吧!」卡洛曼一边用发胶手将变
得有些凌乱的发型复位,一边开口吐槽:「我就算是收到了事务所的禁止恋爱的
条例,也不会饥不择食到对同性出手啊!」
  「就是说啊!」查理用力地点了点头:「居然专门提出这种注意事项,未免
也太小瞧我们了吧!」
  「再说了,之前登场的主要角色,都是些女孩子吧!」卡洛曼拿出一张宣传
海报:「第一季之中的那些女冒险者加上这个新出场的褐色短发的姬骑士,完全
没有男性角色可以用来展开恋爱吧?」
  「说的……也是呢……」查理不知何故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。
  「说起来,既然禁止我们出手,而主要角色又都是女孩子,那不就完全没办
法谈恋爱了吧?」
  「应该是观众们不喜欢看搞基,但是女孩子之间的恋爱却又是非常欢迎吧!」
  「我明白了!」卡洛曼像长颈鹿一样点了点头:「在只有女孩子的世界里,
身为男性的我们会被只想默默欣赏的这种冲动所驱使啊!」
  「也就是说——我们两个为了不碍事,会老老实实地呆着的。」
  「那么——我们就在之后的正片里面再见咯!」两名帅哥异口同声地向镜头
前的观众们挥手告别。

『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:『擼叼叼』 -- 『www.btsax.com』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』